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徒步碧羅雪山-1

才一聽說“碧羅雪山”的名字就十分嚮往了!感覺那裏就是青青翠翠的一座碧玉之山,不然名字中怎會帶上個“碧”字呢?從地圖上看她並不是十分的起眼或許你也就從沒有聽過她的名字。就如同行的MM非常認真地說:“普洱茶是產自普洱,那麼碧螺春自然是產自碧羅雪山嘍!”

    這次一位致力於成為專業高山嚮導的GG給了我們個“宏偉”的計畫,所謂“宏偉”只不過是對於我們這些“菜驢”來說的。就是要帶我們翻越碧羅雪山、跨越兩大水系。從瀾滄江徒步至怒江。也許對“骨灰級”的驢來說算不了什麼,可是真正算是第一次戶外的我也是不小的挑戰了。

    出發的當天,我見到了隨行的“老同志”。他一身“專業”的裝備讓我看的眼睛都直了。一個不大於20L的背包裏裝著金銀細軟外,其餘的睡袋、水壺、氣燈、帳篷等等全都掛在包外。遠遠望去是何其的壯觀呀!“師傅!您這是釣魚呀?“F-16戰鬥機,外掛這麼多!”同行的老驢門不停的調侃著他。唯獨只有腳上那雙Coleman的Gore-Tex的鞋子還算是專業裝備。

    臥鋪車顛簸在楚大公路上,可憐我睡在一扇關不嚴的窗戶前,路上灰塵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,又如黃河氾濫一發而不可收拾……汽車經楚雄、大理、洱源、劍川到達第一個中轉站蘭坪縣。一下車所有人簡直不敢認自己的背包,厚厚的灰塵把我們的包圍了個嚴嚴實實!一位好心的GG為我們的“老同志”尋來了個裝尿素的編織袋,這樣就可以把他的外掛收集起來的。吃過早餐我們坐上了開往第二個中轉站的中巴車。

    一路上湛藍湛藍的瀾滄江水一直伴隨在我們身邊,江裏不時的造型各異的怪石出現,真是美不勝收。一路上當地的鄉民用背簍裝滿礦石去買,每個人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們,“他們來這裏幹什麼?”。就連同車的大嬸也禁不住問:“你們是探礦隊的嗎?”這讓我想起了一個小品的臺詞:“農村人開始吃菜了,城裏人就開始吃肉了,農村人開始吃肉了,城裏人就開始減肥了……”

    眼前的路難走的厲害,這裏真是考驗輪胎的好地方,一塊塊有楞有角岩石佈滿了路面,不知道什麼時候輪胎忍受不了“非人的虐待”就會自行了斷。路上不時有塌陷、滑坡的地方,並且還有巨石攔路,中巴車緩緩的在路上挪著,100公里的路程讓我們用了一天的時間。晚飯的時間我們到達了第二個中轉站--中排鄉。在路邊的小餐館裏見到了我們的?僳族嚮導,一個精幹的年輕人(儘管已經有了孩子,看著還是挺年輕的,雖然是?僳族但是用的是漢族的姓,姓張)。晚飯之後,我們搭乘農用車前往徒步的起點怒奪村。這時我們已經可以看見遠處碧羅雪山的一角了,皚皚的白雪覆蓋在山峰的頂端!心情不禁激動起來!這裏的路更加艱險,僅僅能讓一輛農用車通過,沒有一點浪費的空間,司機熟練的來回打著方向盤,讓我們坐在車兜裏的人為他捏著一把汗,車輪邊就是萬丈懸崖!

    怒奪村在相對詳細的地圖上才能見到,它用個很小的點來表示。據村長介紹,今年這裏才來過3次外人,這次是來人最多的(8人+1嚮導)。今天我們決定住在村裏的學校裏。坐了一天的車讓我渾身無力,25公斤的背包+200米通往學校的爬坡路段+大於50度的坡度=胸口疼痛。就連掉在地上的蘋果也無法撿起來。還是“老同志”聰明,用了5元錢的“鉅款”叫了兩個孩子幫他把一袋“尿素”提到了學校。安排妥當之後,村裏人主動要求和我們聯歡,條件是只要有酒喝。1.5元/瓶500ml的酒就用醫用針水瓶子裝著買,我保證你絕對不敢喝!村裏人高興的聚在一起跳起了不知名的踱腳舞。這裏的老師是從六庫畢業的師範教師,待在這裏每個月有1000元的工資,應該是村裏的首富了!孩子們基本上不會漢語,只能講簡單的詞。讓我們問廁所在哪里費了好大的勁,最後還是根據大體方向聞著味道找到的!聯歡接近了尾聲,倦意漸漸爬上了每個人臉,該是睡覺的時候了。明天才是開始!

    這一晚我沒有美美的睡上一覺,不是因為沒有席夢思,不是因為沒有蚊煙香,也不是因 為沒有溫暖的被窩。而是睡在我隔壁的“老同志”徹夜不停的鼾聲!天哪! 從睡夢中滿足的掙開雙眼的“老同志”不禁“咦”了一聲,看看癟了下去的氣枕自言自語道:“才買的就漏氣了?”。實際上這要歸功於我,江湖流傳說打鼾是因為枕頭太高,窩著脖子了。於是我悄悄的幫他降低了高度,但是實踐證明江湖流傳是不可靠的! 看著他一臉的疑惑,我忍著沒有笑出聲來。吃過麵條(如果還算是麵條的話),昨天找到的背夫已經集合到了學校的操場。

    看著瘦瘦小小的一個村民居然背了兩個包!能不能吃的消呀?淅淅瀝瀝的小雨從陰霾的天空中飄落,每人都開始穿防水服了,“老同志” 把自己平常騎車的一身雨衣褲套在了身上,開始了從怒奪村到福貢的“遠征”。我們一行人沿著山腰崎嶇的小路前行,剛才還在身後的背夫早已超到了我們的前面,今天我們要徒步7、8個小時,目的地是山腳最後的一個村子“老窩村”。雨漸漸的停了,經過一段山腰路的熱身,大家開始減衣服了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