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職場新人 請聽老人言

 你就要開始新的工作,你興奮,但又有一點點害怕。畢竟,你所要面對的不再是“住在上鋪的兄弟姐妹”,你會適應嗎?你能很快融入部門的“圈子”裏嗎?不是說“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”嗎?你就瞭解一下比你多吃了幾年“公司飯”的“老人家”的心思吧!

  熱烈歡迎

  一年前,當我隨著與我有著同等命運的一批人踏進這家公司時,上書著“熱烈歡迎新員工加入本公司”的紅色巨大條幅曾讓我眼球發酸,差點控制不住淚腺的分泌。一年後,當我終於盼到了更新的一批新員工到來時,我的心情只能用“熱烈歡迎”來形容了。但,一年前,不明真相時是感動;一年後,真相大白後是解脫。

  這一年,我可是過足了“新人癮”。每天提前半小時到達辦公室,擦灰掃地、整理辦公桌。其他活兒還好說,費力不費腦,可給頂頭上司整理辦公桌就沒那麼容易了,既要做到不打亂領導的習慣,又要做到由雜亂到有序。

  開始,動不動就聽到領導的“雷霆”之叫,不是檔找不到,就是資料不見了。我便彈簧般地沖到領導面前,邊努力回憶著,邊亂翻著剛剛整理好的檔堆,當然,最後會以好不容易找到東西和領導的一通“結案陳辭”為結束。

  我甚至為此患上了“幻聽症”,總覺得有人在叫我的名字。好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,領導對我的“整理功夫”已無可挑剔。

  除此之外,還得給所有的“老人家”們倒水、沏茶、沖咖啡。無論在忙著什麼,只要一聲:於君,請您給我續點茶好嗎?禮貌中帶著沒有商量,我就得無條件走向茶水間。這真的讓我好難過:一介學士、堂堂獨女,跑這兒受這份罪。這算哪門子工作啊!

  一位只比我早來一年的同事,見我天天情緒低迷,為我指點迷津:“這是規矩,新人一定要受的。公司說這樣能鍛煉你的忍耐力、承受力、協作力,去除些嬌氣。瞧我,不是也剛剛過上幸福生活嗎?多年的媳婦才能熬成婆,你也不過要熬一年而已。”“知道嗎?你們來的那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,還記得來的那天的紅色條幅嗎?年年都會打出來,代表上一年進入公司的員工的真心嗎!”

  有了這一年後的希望,我走過來了,終於也將輪到我 “翻身做主人”了。只是,我的頂頭上司恐怕還得先為“新人”整理辦公桌的不力生一陣子氣呢!

  啟示:新人受的苦以一年為限。

  編輯部來了年輕人

  其實自己真的沒多老,可卻要時常面對編輯部來的年輕人。

  我所在的編輯部除了主編大人之外,全部是:女。在我們的強烈要求下,主編答應為我們招一位男同事進來。第一次見到他,讓我們那麼久的期盼變成了失望:一點都不帥。圓圓的小腦袋,圓圓的眼鏡片,薄薄的頭髮很乖的全趴在頭皮上。總的來說,特像郭沫若那個時代的一個年輕老古董。剛開始,他趴在辦公桌上沉默不語。後來,曾問我叫什麼名字。我給了他一張我的名片,就再也不願意和他多說一句話了。午飯的時候,趁他不在,大家嘻嘻哈哈地表達了各自的失望情緒。下午,急著查一個資料,打開電腦發現很多經常用的網址都被刪了。知道是新來的那個傢伙幹的,狠狠地當場表達了我的不滿(後來才知道是他看網速太慢,“好心”地幫我們整理了一下電腦)。

  這就是最初的樣子,我對新來的這個傢伙一點都不友好,嘻嘻。

  漸漸地,越來越覺得他有很多的優點。他是頭版的編輯,和我的年齡差不多,卻能不急不緩地說出他的選題,新意和深度總會得到大家的認可。他雖然絕對不屬於“強壯”的那一類人,可由於他是編輯們中間唯一的男性,

  有什麼急活重活,總是會很主動地承擔下來,頗得領導和同事們的讚賞。而工作之外的業餘時間,也被這幫女同事包了,生活由不被人待見而變得豐富多彩起來。

  啟示:“老人家”經常在開始時會這樣不可禮遇,“新人”們不用太介意。
返回列表